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逆天仙途路 > 第5章 客人
    今天。无边无际的山的边缘。在小山村东边破旧的院子里。我有一个特别的客人。

    当清晨的一缕阳光穿过一扇有点破旧的窗户时。当它撞到床头时。被子下满是补丁。用白色和灰色布条包裹的长物体。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噪音。

    “啊。哦,呃!”听听它的声音。脱衣舞。原来是一个人。很难想象会被这样绑起来。会有多痛?就像木乃伊一样。

    绷带上只剩下一条缝隙。我几乎看不见我的眼睛在哪里。颤抖之后,我艰难地睁开了几次眼睛。从布满补丁但仍然干净的床上用品的晃动中可以看出这一点。木乃伊正在遭受什么样的痛苦。

    木乃伊花了一段时间才慢慢挣扎起来。破烂的床板呻吟着。像这样普通起来都不好意思负重。头晕。一缕耀眼的阳光进入我的脑海。只剩下一个想法。

    “我还活着!”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看周围的环境,我就痛苦地倒在床上。在我的脑海里,我隐约听到“爸爸”和“爷爷”。醒醒。”醒来后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陷入黑暗。

    当“木乃伊”再次移动时。是时候去西山了。此时。该吃饭了。木乃伊慢慢升起。虽然行动很困难。但显然比早上精力充沛得多。至少可以把脑袋塞满布。去看看他们的环境。

    看看形势。一点动静。全身微微抽动了一下。痛苦就像把苦笑变成一种奢侈。昏暗的灯光显示出一个小小的土墙房间。在深灰色的墙上挂着几把破旧的弓和弯刀。

    灯光微弱的油灯放在一张简单的小木桌上。上面躺着一个长着编织角的小女孩。看它的形状是七八岁。发出困倦的低语。还不时抽噎从嘴角滴落的唾液。

    旁边有一个旧水壶。只有几个带缺口的白色碗和一把木勺。看看这些。不难想象这个小女孩正处于昏迷状态。站在床前的是一个水碗。给自己喂一点水喝。

    想象自己昏迷不醒,仿佛在绿洲中模糊地燃烧。“妈咪”冷漠的眼神不禁闪过一种柔和的意思。嘴角微微翘起。但是很快就过去了。这是轻微的移动。“木乃伊”完全震惊了。昏迷中燃烧的感觉涌上心头。是干咳。“咳咳,咳咳!”

    也许是声音。叫醒睡在桌子上的小女孩。我困惑地揉了揉眼睛后看到了她。看到“妈妈”起床了。起初,我吓了一跳。

    “啊!”一声尖叫。看清楚情况后,又是一声清脆的叫喊:“醒醒。醒醒。爷爷,醒醒”

    不要留下来和妈妈说话。他跳出了房子。看着小女孩韩寒大喊大叫的场景。瘦弱的身体会温暖任何人的心!听听小女孩的话。她说“妈妈”醒了,这真的不清楚。还是爷爷醒了?

    很快。他听到脚步声和“爷爷快点”的声音。

    木乃伊抬起头来。透过微弱的光线,我只看见拉窗帘进来的老人。穿着破旧的短开衫。白发苍苍。一脸沧桑。微微拱起的背部。可以看出,无情的岁月给老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他手里拿着一个小黑瓷盆,走向桌子。

    “儿子。你醒了。待会儿喝点粥。”老人看见木乃伊醒了。他眼中有一种担忧的神色。轻声低语。

    孩子们?多么甜蜜的标题。“小子王默。非常感谢,老张。”这个人不是别人。是王默跳进河里逃走了。伤势严重,处于昏迷状态。顺其自然。幸运的是,他们被去河边玩耍的孩子们发现了。因为牛牛的善良依然存在。这才不顾王阿莫可怕的伤势。把他拖回家。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配合他的身体着装,影响伤口说一口烟一口烟。伴随着一阵阵吸气声。这真是太可怕了。

    “呵呵。这个老人没有救你。是我的牛牛和其他一些婴儿在河边发现了你。那个把你带回村子的人。你刚刚醒来。身体虚弱。别说话了。先喝粥。让我们等到好好休息。”老人发现木乃伊不方便说话。想想他被抬回来时受的可怕的伤。急忙说道。

    “是的。”王默微微点头。我知道自己的处境。现在做更多的事情确实是不合适的。我想知道我昏迷了多久。但是从身体的虚弱程度来看应该是昏迷了很长时间。

    过了一会儿。王默听到一声巨响。抬头看。我看见老人端着一碗粥。在那个叫牛牛的女孩手里。示意她给王默喂粥。牛牛满怀希望地看着瓷盆。在老人严厉的目光下。抬头看看“可怜”的王默。她不得不忍受不挠自己抗议的肚子,向他走去。

    “我自己来做。嘶”不便看着王默。妞妞“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盯着明亮的大眼睛。比如愤怒。他没有回答。相反,粥是用勺子端上来的。松了一口气。递给王默。

    “哈哈!”老人也开心地笑了!也许是为了掩饰这种笑声带来的尴尬。王默低头迅速喝下勺子里的粥。也许好久没吃东西了。我真的饿了。连续喝了四碗粥后。迫不及待想吃东西。看起来很直的小女孩很开心。也忘记了他肚子里的饥饿。直到第五次为王默端来粥。却发现食物碗已经见底了。我忍不住摸摸我的胃。眼泪从他嘴里流了出来。

    什么是孩子?我不知道如何隐藏我的想法。喜悦和悲伤都表达在脸上。看着妞妞的肩膀微微抽搐。王默只是事后才发现这一情况。想想这个家庭的环境。这可能是他们孙子最后的口粮了。

    王默尴尬的看着老人。我看见老人向他投去安心的目光。他对妞妞说:“来吧,妞妞,吃吧。”哭哭啼啼的妞妞看着面前不怎么动的粥。快速擦拭脸颊袖口。止住眼泪。看着爷爷慈祥的脸,他理智地说:“爷爷吃东西。牛牛不饿。”

    “胡说。你一下午没吃东西,为什么不饿?妞妞是个好女孩。”老人说话温柔而严厉。

    “妞妞真的不饿”甚至在看到妞妞时辩护道。老人拉下他的脸说,“你长大了。你不会饿的。爷爷刚才已经吃过了。快吃!”他拍拍自己的肚子。因为害怕小妞妞不会相信。他也知道他的孙女非常爱他。

    “真的吗?”它真的是一个孩子吗?我没有那么多心。看着爷爷点点头。牛牛拿起碗开始喝。显然饿了。老人慈祥地看着他明显饥饿的孙女。眼中闪过一丝苦恼。

    “大爷”看着友好的孙子。内疚、记忆和悲伤闪过王默的眼睛。我真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怎么会在一瞬间改变这么多。

    看到王默的神色。老人挥挥手说,“儿子。你叫我叔叔。我可怜的老人还能不理你的饭吗?”当他说话时,老人突然大笑起来。王默深深地看着老人明亮的脸。仿佛要印在你的脑海里。总有成千上万的词语和表达像笑声。

    牛牛,她正在用她的饭碗挣扎。我没有发现我祖父和这位意想不到的客人之间的小问题。相反,他把所有的想法都放在他面前舔过的碗里。

    看看这一幕。老人眼中的闪光既痛苦又尴尬。我为我孙女的饥饿感到难过。另一位客人来到他家。真正不可能给客人一顿丰盛的饭菜,让他们感到不安。可以看出,这位老人的心简单而善良。这些.王默是我心中的一种期待。但此时他。但无法改变任何事。

    晚饭后。老人停止了他想说的话,王默。让他好好休息。他带着显然有点累的牛牛走出了房间。

    无助而身体虚弱的王默。盯着这些孙子的背影。强壮支撑虚弱的身体仿佛可以随时睡过去。努力摆出调息的姿势。开始检查身体状况。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