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逆天仙途路 > 第8章 狩猎队归来
    杨在半山腰摔倒了。夜晚似乎很快就会来临。村里的妇女也准备回家做饭。他们都大声喊叫着他们的孩子。

    在喊叫、殴打和责骂的声音中。淘气的孩子们不情愿地一个接一个地跟着妈妈。被拖回家。

    只是没等人们走进房子。正听到村子西边的破钟当当响了。随着铃声响起。每个家庭的妇女也匆忙地留下了她们的孩子。他们都同时赶到了村子的西端。……

    “他娘的。最后,我可以回家拥抱我的阿姨了!”一个瘦瘦的男人装扮成猎人,把猎物裹在马和野兽的背上。大大咧咧地大声说道。

    “呵呵。李二狗你他娘的这个野心!”

    “哈哈!”“哈哈!”他的同伴们不停地毫无顾忌地笑着咒骂着。场景特别生动。人们感受到山里人的淳朴。在山里呆了半个多月的狩猎队似乎回来了。

    我看到每个家庭的岳母也开始往村子广场附近的西边出去寻找过去。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人左右看,以免遗漏一些部分。

    “他是古牧大哥。我的家庭很富裕。”

    这时,一阵紧急询问响起。是一个女人拉着一个魁梧的男人问。我想我没见过我自己的男人。然后有人问。

    “这个——”这叫古牧大哥,是村里猎人穆铁柱的首领。我看到他的脸是男的看着就是期待着看着自己。但是一个脸上带着明显不安表情的女人。似乎有点难。

    “穆大哥。我迟早会知道的。让我们来谈谈。”这时,一个看了这里的情况,看上去略显稳重的猎人走过来说道。

    “啊!”穆铁柱叹了口气,走到一个卷曲的兽皮包裹前。慢慢打开包装,让开。看着哭丧着脸的女人。这是成为猎人的最终结果。虽然尸体已经死了。尸体将由同伴带回埋葬。

    “不!二王。你为什么刚刚离开?没有寡妇和孤儿,我们怎么生活?”

    看了包裹里的东西后。那个女人在悲痛中忍不住哭了出来。

    看看这一幕。村民们刚刚兴高采烈,又陷入了沉默。默默地看着这一幕。虽然作为一名猎人。我习惯了看生死。我知道自己的命运。但是这时,我的心里充满了悲伤。

    最后,村里女人太多厨师把刘二旺的媳妇带走了。没门。像这样继续下去。我不能组织我的猎物。他们还向家庭分发游戏。为晚会做准备。

    这是一个村庄的传统。每次打猎回来都要举行的聚会。庆祝猎人安全归来。不管你有没有贡献,你都会有好的食物。看看猎人带回的大大小小的包裹。你可以看到这次狩猎。收成仍然很好。

    当王默被妞妞拉着跟着杨莉来到广场时。派对已经开始了。看着数百人聚在一起。王默没有太在意。只是默默地跟在杨莉身后。好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事实上,这也是事实。要不是妞妞软磨硬泡。这时,他已经在床上打坐放松了。

    找个角落坐下。吃牛牛给他带来的食物。默默地咀嚼。想着自己。妞妞去找她的玩伴了。炫耀你的新搭档,小白。那是变异风鼠。

    这个小东西。醒来后,他非常傲慢。但在王默的几次“卵石教育”下。他老老实实地让妞妞抱着。杨莉去和他的一些老朋友聊天了。

    只是默默地吃着王默没有注意到。一道亮光。一男一女对他咬牙切齿。那个女人恶毒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是这个女人刘岚。但我不知道她对我周围的男人说了什么。让这个人生王默的气吧。

    “墨哥哥。莫兄弟!”牛牛看见王默独自坐着。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跑过去说道。

    “怎么了?牛牛?”王默温柔地看着妞妞,问道。

    “来玩吧。一个人多闷啊!”

    是妞妞看见她哥哥莫一个人在角落里。显得孤独,请他一起玩。

    听到这个。王默嘴角不由泛起苦笑。“玩吗?啊。你想和一群孩子玩什么?”

    看着牛牛期待的眼睛。王默只能头大如斗地坚定摇头。哄孩子的工作真的不是人类的工作。看起来我不能回头了。嘴角上的苦笑加深了。摇摇头,拒绝了妞妞的邀请。

    牛牛失望地看着王默。在她年轻的心里。我无法想象为什么我哥哥莫不喜欢玩。我喜欢独自坐着。在家也是如此。只是想说点什么。被一个电话打断了。

    “牛牛。过来!”这时,一个略显大胆的声音传到了王默的耳朵里。

    抬头看。我在明亮的灯光下看到刘岚想出了一个装扮成猎人的男人。

    看这个高个子。黑皮肤的男人拦住了牛牛。想着杨莉和妞妞对他说的话。王默不难猜到这个人就是杨牛大,他娶了他的儿媳妇,却忘记了他父亲的儿媳妇。

    看着牛牛,她不情愿地一步一步走回父亲身边。怀里的变异老鼠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小主人的不安。“嗖”的一声落到王默的脚下。不给小主人任何面子。王默经历了几次“卵石教育”。是让这个有着共同姓氏的小家伙。知道该取悦谁。

    妞妞看着她的宠物。跑到王默身边。只能看着它讨厌跺脚,思考一会儿如何收拾它。然后不情愿地来召唤他的父亲。

    除了爷爷最亲近的亲戚以外,自己也在看这个。这越来越奇怪了。不愿意接近。尤其是那个把爷爷和她自己赶出去的女人站在他旁边。

    “哑巴?你不知道这个名字吗?”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女儿,她低下了头,没说什么要和那个角落玩耍的话。当我今天回来的时候,我在想看到我妻子的脸又红又肿。杨牛大伸手去打。

    在过去的几年里,女人刘岚从未对木头人杨大力说过妞妞和她的爷爷不一样。仿佛给杨大力倒了迷魂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看看这种情况。据估计,刘岚不知道该对杨牛大说什么。让他的老父亲和女儿杨牛大独自呆几年。他把怒气发泄在女儿身上。我希望我已经把这个女孩打包好了。杀死侮辱妻子的瘸子。

    “啊!”“啊?”

    接连传来两声尖叫。尽管此时广场上的生活正在沸腾。但他仍然被一声明显的尖叫惊呆了。就在每个人看声源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这一幕。

    杨牛大握着他的右手。脸部肌肉抽动。他嘴里“嘶嘶”地抽着空调。而刘岚抱着杨牛大。一个用一根手指在角落里慢慢上升的身影。脸上那种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恐慌。此时深深嵌入在场村民的眼中。

    这个数字不是别人,正是王默。别看王力可莫什么都不在乎。但一直在观察周围。当我看到刘岚带着一个满脸怒气的男人走过来。打电话给牛牛。他知道这个人是杨牛大。

    当我看到杨牛大打妞妞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弹出一块石头。

    这是由于王默在这段时间里对变异风鼠的教育。我已经养成了无事可做时在双手之间放几块石头的习惯。迅速而艰难地看清形势。杨牛大的手骨被直接打碎了。只有这样,所有人才能密切关注现场。

    酪对王默来说,这算不了什么。只要不伤害牛牛。什么都没有。

    去找刚刚站在那里的妞妞。他拍拍她的肩膀。为了舒适。

    然而,妞妞此时醒悟过来,似乎找到了支持。哇,我扑进王默的怀里哭了。她不相信。我的父亲,我很久没见到他了,只是想打他自己。想想刚才的场景。心中是一阵委屈。

    王默抱起妞妞。冷漠的目光瞥了刘岚一眼。他自然明白杨牛大为什么打他女儿。悄悄转身离去。它不再看杨大力一眼。

    刘岚从王默看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冷漠。吓得浑身一哆嗦。王默从未接触过。

    但是杨莉谁看到了这一幕。老人担心他的孙女会受伤。更害怕留下任何误会。也不需要向几个老家伙打招呼就匆匆走了过来。看来他们已经直接忽略了自己的儿子杨牛大。

    村民们看着几个人当众离开。焦点是杨牛大和他的妻子。那两个受不了所有人的目光的人也拉起他们正在玩耍的儿子匆匆离开了。

    <br